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 -> 女生小说 -> 神医魔后

第754章 千万不能回到前世去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玄脉夜家有一枚夜明珠,珠子并不是蓝色的,就是正常夜明珠的颜色。但是一到了黑暗地方,只要那珠子能放出光来,光芒就会带着淡淡的蓝色,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就很喜欢那枚珠子,总想着拿到手里玩,爷爷就对她说那珠子可不是用来玩的,珠子是一个工具,连通着一处地方,那处地方是夜家先祖最先找到的,很美丽,是夜家为五脉留着的最后一条退路。一旦有一天五脉遭遇不测,珠子会把能保住的人送到那个地方,让被送去的人能继续活着,同时也给五脉留一份重振的希望。

    后来长大一些她就明白了,那珠子其实是连通无岸海的介质,是夜家做传送阵时用来做阵眼之物。有了那枚珠子,传送阵就能顺利启动,没了那枚珠子,传送阵就相当于没了灵魂。

    可为何在这个时空出现了珠子还在那个所谓的宝藏里

    她继续看信,见信上说:“阿言,我本来想把珠子取走的,但是我不知道下一次又要被传送到哪里去,思来想去就还是没拿。那是夜家的东西,理应等你去取。

    只是很遗憾,我也不知那宝藏具体在何处,我被传送到了宝藏内部,看不到外面的情况,只知道一定是在无岸海的北岸,也就是你现在所处的这片大陆。宝藏应该是在某座大山的内部,我能感觉到很阴凉,但却并不潮湿,有空气流动,人长期待在里面也不会闷死。

    阿言,我的空间让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所以能提供给你的信息不多,就只有这些。但是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即使能打开时空通道,你也千万不能一个人去走。

    我知道那所谓的时空通道,其实就是无岸海跟后世之间的传送阵,是你们玄脉夜家建立的。我当然也明白你一定迫切的想要回去,就像我也想回去一样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知道你因为什么来,但当我看到那些首饰时、当我听说那些首饰的设计出自夜家四小姐之手时、当我听说夜家四小姐名叫夜温言时,我就明白了,前世的夜家,一定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,以至于你也来到了这里,还借尸还魂成一品将军府的四小姐。

    阿言,我是肉身来的,我前世没死,可是阿珩和阿染都死了。如今你也死了,我们这五家传人,就只剩下惊语还在那个时代。所以我也很想回去看看那个时空究竟发生了什么,可惜我回不去,而你,也绝对不能回去。

    我已经给你起过卦,你若留在此地,一世无忧,若是回去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信到这里就结束了,最后只剩下风卿卿留下的一个风家的印记。

    夜温言反复看信的最后几行,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风卿卿的叮嘱:不要回去,留在此地,一世无忧,若是回去,必死无疑。必死无疑啊!她想,的确是必死无疑的,夜家那么一大家子人都被杀光了,甚至严格来说她也是死了的,能来到这个时空的只是灵魂,肉身已经死在那个世纪。上辈子都死了,这辈子又哪来的信心说自己一定会活着

    就因为师离渊曾说过,要陪着她一起回去吗不行!她摇摇头,师离渊不能去那里,射灵枪是专门针对修灵者研究出来的东西,能够灭杀一切修灵者,师离渊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风家天卦是不会出错的,她必死无疑,师离渊就也没有活下去的道理。她一个人送死也就罢了,绝不能把师离渊也一起扯进来。

    如果有那么一天,她是说如果,如果有那么一天,她找到那枚夜明珠,连通了前世今生,她就一定会回去。灭门之恨不共戴天,就算是死,她也要回去报仇!

    门外有小姑娘的声音传来,问她:“四小姐,我可以进来吗”

    她应了句:“进来吧!”那小姑娘便推门进来,手里端着饭菜。

    饭菜简单,土豆白菜,里面有几片肉,还有一小碟咸菜,外加一碗米饭。那小姑娘一边把饭菜摆到桌上一边说:“这场雪下的,青菜全都冻死了,连鸡鸭都冻死了。所以没有青菜吃,也没有鸡蛋吃。四小姐您将就用一些,填饱肚子就好,另外……”她瞅瞅夜温言,试探着问,“您是不是病了我见您脸色不大好,人也显得十分虚弱,要不要请大夫”

    夜温言摇摇头,“不必了,我只是赶路累的,歇一歇就好,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笑笑,“不用谢,那四小姐慢用,我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餐饭吃得索然无味,不是做得不好吃,而是她尝不出味道来。重病让她的味觉几乎消失,就跟人感冒时吃东西没味是一样的。她也说不好这种症状会持续多久,也许三五天就好,也有可能个把月,总之她用祭献生机的方式换取灵力,是逆天所为,天道不可能让她痛快的。

    风卿卿的信取到手,也看完,这里就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了。她吃完了饭就出屋,告诉那对师徒自己这就要走,但却说隔几日就会回来一趟,不为别的,就为了打听四殿下的消息。请他们一定留意四殿下的传信,不管是飞鹰还是机关鸟又或是别的,都得上心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留了她一番,见实在留不住便也不强求,只告诉她:“请四小姐放心,如意阁是西楼的产业,而整个西楼都是四殿下一人的,我们自然会留意主子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夜温言放了心,离开如意阁,重新走进风雪里。

    小姑娘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,见她的背影单薄又虚弱,走几步还要晃一下,就实在想不明白看起来这么平常的一个人,怎么会是帝尊大人相中的女人。难不成就图她长得好看

    她关好了门,回屋把这疑惑跟她的师父讲了,她师父就说:“其实在跟帝尊大人订亲之前,夜四小姐还嫁过六殿下,还是先帝下了圣旨赐的婚。可惜最后没嫁成,婚就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就更不该被帝尊大人给看上了!”小姑娘十分想不通,“她到底有什么好”

    她师父想了想,说:“我不知道她有什么好,但夜四小姐在临安城本就是个传奇,传奇自有成为传奇的道理,就不是我们这等平常人能看得懂的了。行了,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,咱们只需管好如意阁,守住这一方小天地的太平就算完,其它的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点点头,也不再问,只是心里还是在想夜温言究竟有什么好。高高在上的帝尊大人,是这片大陆上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,可惜梦想却已经被人给摘了,她只要一想到这事儿心里就不好受。从前谁都够不着也就罢了,一旦有人够着了,那感觉就跟失恋了似的。

    彼时,夜温言走在赤云城的大街上,迎着风雪一路南行,越走越觉得冷得发抖,脚都冻僵了。就感觉再这么走下去,不出十步自己就会摔倒在雪地里,然后再也起不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祭献生机的报应吗似乎病得比每月十五还要严重一些。每月十五病得再重,也不过就是灵力不能使用,凡人的武功内力用起来还是可以的,要不然当飞舟找人劫杀她,她也没有跟那些人拼到差点同归于尽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现在却连武功内力都使不出了,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,还是个生病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,早知道病来得这么重,还不如在如意阁住下来,有什么事让如意阁的人去办,大不了拼着自己这张未来帝后的老脸,也能使唤一两个人为自己做事。

    可惜说什么都晚了,她已经走远了,再回如意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风雪顺着她的衣领子灌进来,冷得一个激灵一个激灵的,她本是打算出了南城门到无岸海边看一看,可现在才知自己心实在太大了,这种身体状态怎么可能出得了城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几步,她实在走不动了,两眼发黑,视线越来越不清楚,就跟要瞎了似的。两条腿甚至连站着的能力都没有,不受控制地就往雪地里跪下去。

    夜温言心说不好,下意识地就把两只手往前伸,指望在落地之前撑一下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一只有力的手臂伸了过来,直接揽上她的肩,将她整个人都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摔倒,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这是被人给救了。救她的人站得离她很近,好像正在跟她说话,大概意思就是问她怎么了,是不是不舒服,还问她家在哪里,他可以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可她一是没有力气回答,二是她在赤云城也没有家,不知道怎么回答,便只能什么都不说,只管朝救命恩人看去。

    视线恢复时,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,她差点没气乐了,“肖酒,又是你”

    再一次救了她的人还真是肖酒,听夜温言这样问他也无奈了,“是啊,又是我。不过姑娘啊,我也想问,怎么又是你啊我不是已经把你送到如意阁了吗他们把你赶出来了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