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 -> 历史小说 -> 朕法

第五百五十五章西征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贞元十一年,春。

    在经过了短暂的调整和准备后,王秦密令龙治率军攻伐沙罗。

    不同于北元,沙罗已无可战之兵,防御力量极为薄弱,汉军可以长驱直入沙罗腹地,攻打楼淄。

    龙治以倪俊为先锋,刘子强、姚忠等人为副将,率领大军五万,其中骑兵三万,向沙罗发起了吞并之战。

    而布沃什,因为改革受挫,从而无心打理政事,整日醉生梦死,听闻汉军来攻,他不仅没有惊慌害怕,反而释然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与其天天提心吊胆,不如趁早结束这一切吧!

    布沃什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负责国事的宰相蓬奥,是地主权贵阶级的代表,当初是他极力支持布沃什上台,也是他极力反对布沃什改革,汉军穿过关西,直奔楼淄而来。

    蓬奥非常惊慌,一旦汉军攻破了楼淄,占领了沙罗,像他们这样的勋贵地主集团,都会被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面对突然杀来的汉军,沙罗高层召开会议,商讨对策。

    布沃什全程闭嘴,他没有实权,插不上话,也轮不到他说话。

    为了维护自身利益,蓬奥主张抗击汉军,守护国家主权。

    主和派的代表则是当初拥立迈克失败的马西一方。

    布沃什登帝,蓬奥一方攥取了大部分的权益,马西一派只分得了一丁点利益,因此心有不甘,只要是蓬奥一方坚持的,他们都极力反对。

    蓬奥主战,马西就主和,蓬奥反对改革,马西就支持改革,最后因为改革的伤害实在太大,马西才放弃了支持布沃什,最终导致改革流产。

    “汉军虽然只来了五万人,但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,且大部分都是骑兵,而我们有什么几千老弱残兵而已,怎么和汉军打”

    马西质问蓬奥。

    蓬奥道:“你的意思是投降出卖我沙罗所有百姓,向大汉卑躬屈膝,成为他们的奴隶,像一百多年前那样,当他们中原人的狗”

    马西道:“是和谈,不是投降,咱们现在实力不如人家,不隐忍蛰伏,还能怎样你蓬奥厉害,骨头硬,那你去打啊,别到时候在战场上吓得尿裤子,哭爹喊娘就丢死人了!”

    蓬奥啐了一口马西,恼火道:“那也比你骨头硬,你这个天生的贱骨头,我沙罗人的败类,耻辱!”

    马西怒道:“你才是我沙罗的国贼,别以为我不知道,当初是你在背后撺掇拜特登攻打汉人,结果在断头山输的一败涂地,二十万人!整整二十万人,都因为你的一己之私,全死光了!”

    蓬奥被马西揭短,气的脸色紫青,上前揪住马西的衣领,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和汉人秘密走私战马、铜铁等战略性物资,获取大量利益,我沙罗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,才一蹶不振!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互相咒骂揭短,吐沫横飞,口水喷了对方一脸,各自派系的官员见状,情绪激动,也纷纷上前助阵。

    本来是谈论对策的会议,变成了演武场,双方从谈论,变成对骂,最后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拳脚相加,大臣们不再顾及形象,打的鼻血流淌,牙齿横飞。

    布沃什听得头痛,最后一甩衣袖,回后殿饮酒高歌去了。

    以蓬奥为首的主战派,最后以微弱优势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马西狼狈的离开皇宫,命人收拾家当,准备逃离楼淄。

    就凭沙罗的这点兵力,和汉军对抗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马西可不想在这场战斗中被无辜牺牲。

    蓬奥下令集结全国所有的军队,并征召各地的青壮参军,最后拼凑出了三万士兵,他们年纪最小的只有十岁,岁数最大的竟然有八十多岁。

    军队士兵的质量参差不齐,连他们的武器装备也是惨不忍睹,有人甚至连菜刀都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蓬奥一边命人加固楼淄的城防,一边命人向北元的苏青求援。

    沙罗和北元,现在是难兄难弟,唇亡齿寒的关系。

    苏青不会坐视汉军灭了沙罗而不理,并且在军事力量方面,北元仍有数量可观的军队能够作战。

    只要苏青派兵侵扰关中,或者直接进入沙罗增援,他们都还是有机会挡住汉军的。

    北都。

    新帝胡高,最近拜苏青为亚夫,这让执掌大权的苏青,声望大涨,在北元朝廷的地位更加不可撼动。

    朴部的朴恩,在逃回朴部的驻扎地后,得知胡高已经继位,苏青还让他的堂妹和侄子殉葬了。

    气的朴恩立刻举起清君侧的大旗,号召各部反抗苏青,许多得知蒙烈死去而蠢蠢欲动的部落,迅速加入了朴恩的阵营。

    这使得朴恩的军队从三万人马扩张到了七八万人。

    朴恩的闹事,是对苏青执政的一次重大考验,倘若不能迅速镇压下去,苏青、胡高等人组织的新朝廷就玩完了。

    北元也将分崩瓦解。

    因此,苏青立刻下令,命坦斯为先锋,率军一万,进攻朴恩,海格率五万人马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坦斯遇到朴恩的军队,轻率冒进,被朴恩打的屁滚尿流,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朴恩见状,立刻率军追杀,途中又遭遇了海格的大部队。

    海格立刻迎战,结果也败了。

    海格只能率部撤退。

    两战两胜,朴恩和他的军队士气大涨,叫嚣要直扑北都,取苏青的头颅做夜壶。

    有了点胜绩的朴恩,全力进军,全然忘了当初被海格痛揍的场景,他以为自己时来运转,下一个一统草原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改朝换代的机遇来了,他必须把握住。

    在兵临北都城下后,苏青给朴恩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    耶律朮、阿济骨率一万人马,绕道攻取了朴部的老巢,将朴部的老弱妇孺屠杀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那些响应朴部叛乱的部落,也不好过,被耶律朮、阿济骨接连攻破屠戮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朴恩的军队中,朴恩的军队瞬间大乱,所有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海格、坦斯率军猛攻朴恩的大营,将士气跌入谷底的朴恩一军杀的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朴恩也被海格生擒,送入北都内接受惩罚。

    随着朴恩的失败,新朝廷在草原的威望和地位得到了稳固。

    作为亚夫和摄政王的苏青,权势达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北都里,只有一个雷雷不服苏青。

    他认为苏青身为一个中原人,却执掌北元的大权,此乃祸根,早晚会害的北元国破家亡。

    因此他一直奔走,希望能打倒苏青。

    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他就是嫉妒苏青,所以整天想着击败苏青。

    苏青对雷雷的行为感到厌烦,却没有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此举为苏青赢来了大度、宽容的好名声。

    这让雷雷郁闷的吐血,凭什么好事都让苏青占了,而他怎么做都是错

    在接到沙罗的求援后,苏青当即决定增援蓬奥,帮助沙罗度过难关。

    毕竟沙罗一灭,北元就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虽然北元还有十几万的兵马,可如果汉军倾巢出动,北元是没有胜算的,最坏的打算就是逃往北海湖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因此,无论如何,苏青都要保住沙罗。

    他命海格率领五万骑兵,直接进入沙罗国境,暂时避免正面接触汉军,只骚扰汉军的补给线,打乱汉军的进攻节奏。

    倘若汉军仍然猛攻楼淄而不退,那就只能与汉军死战,总之沙罗不能亡。

    《朕法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,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