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手机阅读

顶点小说 -> 武侠小说 -> 山海碑歌

第552章:遁走殒星门,飞腾志青云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居胥山巅。洛羽虽心痛如绞,咬牙不忍,但左手剑印已在凝结。显然,要想在此战胜墨灵圣主,已是不可能。自己唯有一剑洞穿师兄上丹田,才能另墨灵圣主无肉身可夺。毕竟他也知道,师兄乃元魂之体,对魔主来说可谓最佳的夺舍体质。一旦被其夺舍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但此刻的墨灵圣主正在夺舍的关键时刻,又岂容洛羽击杀自己绝佳的肉身他的魔影,几乎已与陶德重叠,竟强行以陶德之口吼哮怒斥道:“师弟!你不能杀我,我是你的师兄~陶德啊!纵使我臭名昭著,又何曾伤你性命纵使我恶贯满盈,又何曾对你不仁你在我心中的地位,连我自己都羡慕。还记得桃花村吗那时的我们是多么快乐就算要将我挫骨扬灰,你...也没有资格。”洛羽闻之,脑中瞬间难以自制的乍现往昔岁月浮影,那凝聚将成的剑印,竟随之停滞。可就这短短两息不到的功夫,陶德那痛苦的面容,已尽魔染成邪,随之扭曲狰狞桀笑,似自言自语:“敞开心扉,万欲逾矩,拥抱黑暗吧~我...是陶德、亦是万古之圣主!”一时间,面容扭曲的陶德额前,那强自撑开的方寸空门,霎那黑气遮蔽!山巅四方煞气冲天而起,笼罩天地。巨大的魔影几近凝实,四周充斥的黑气残魂竟纷纷内敛于陶德体内,那悬浮的方寸山威压尽散,已回归暗淡!此刻,面目阴沉的‘陶德’只随意地向着洛羽轻轻抬手一指,沉吟道:“见影无面,魂坠九幽,化灭成俑!”那漆黑的指尖,已是煞气如旋成血色魔瞳,空间扭曲如见修罗地狱洞开于眼前!洛羽只觉心神一颤,如被亿万邪魔扑杀,心魂竟生脱体坠落九幽之感!而就在此时,自己忽觉灵台神识内玄龙怒哮,左右本该暗淡的真龙灵印随之光芒大作,那心魂摇摇欲坠的感觉,才稍显缓和,惊掣倒退。“竟然是真龙灵印...去死”‘陶德’突然暴怒!已瞬间挥出一股无形之力,将洛羽掀飞,重创砸落在了丰碑下。此刻,鬼面早在煞气腐蚀下消散隐没,洛羽正嘴角溢血地望着那随之暗淡的方寸山,落入‘陶德’手中...。那没有面容五官的魔影,正裂变于狞笑的‘陶德’身后,似遮天蔽日,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威压正席卷居胥山巅!显然,陶德...已为魔主夺舍。墨灵圣主...复生了!...此刻,山巅四周已被阴煞结界所笼罩,邪风呼啸,犹如地狱囚笼。墨灵圣主借助阴煞死气浓烈的居胥山地利,一举夺舍陶德功成,已是威压笼罩山巅,不可一世。反观洛羽、珈男、银儿、小凡四人,则靠在丰碑前勉强支撑。尤其是洛羽,在先前遭受墨灵圣主重创后,四肢竟然开始慢慢凝结黑色的晶石,似有化作人形雕塑的迹象。若不是此刻,自己寒火自内抵御而出,估计早已化身黑色石雕!珈男身为伽南,又是墨灵族人,自然了解许多。她望着痛苦抵抗的洛羽,震惊道:“这是...无相圣魔影!”说着,她连忙呼喝准备施展神通抵抗的银儿和小凡:“切莫近身,莫要看他身后的魔影,否则将化身石雕!”显然,这完全夺舍了陶德的墨灵圣主,虽然在千山域海中实力受空间影响至深,但似乎这居胥山巅浓郁的煞气已自成结界,封禁四方。因此,他才能强行施展无相圣魔影一二。无相圣魔影,又称不灭魔影,乃魔修最高境界圣相.无相的强大神通邪术。其圣魔影一出,虽遮天蔽日,却无面无形。若你与这魔影对视,只需一指喝令,便能坠人神魂,化身石佣。若神魂坠九幽至完全破碎,就是大罗神仙也将必死无疑!此等邪术神通,可谓诡异霸道至极。此刻,墨灵圣主正如同看待蝼蚁一般,凝视着丰碑下正在苦苦抵抗石化的洛羽,似隐隐含恨道:“好个天机道子,竟然能抵抗吾的不灭魔影,看来那自身难保的天机老儿对你青睐有加啊!呵呵呵~不过你以为这样,就能活”说着,他狂笑遮天:“~这居胥山是吾之领地,今日尔等蝼蚁必死无疑!”此刻的珈男等人自然也明白,他们已身困居胥山巅,四周煞气成界成牢,空间紊乱,就算血遁,他们也根本无法逃离。见此,珈男焦急的传音道:“魔主复生,幸山海结界不久将复,今日唯有同入神罚,方有一线生机。”显然,珈男圣女之意是要他们一起进入神罚大陆,此举不仅可以获得生机,还可乘机破坏传送阵基,阻止墨灵邪主进入神罚大陆,吸收暗源恢复实力。如此,不久后山海结界一开,千山界力鼎盛,则墨灵邪主将被困禁在这居胥山百里之内。而洛羽则强撑着背靠丰碑:“如此,墨灵圣主随后而入,一切岂不...空谈”珈男眼中坚定,竟脚踏莲影,先声若天籁梵音,而面魔化的陶德:“愿诫偈,诸恶净,释伽南,遂~大愿洗魂!”话音未落,其手中洗魂伞已散发而出道道莲花浮影,加持着最后的气运之力,死死抵抗着那不断靠近的墨灵圣主。而实力被空间压制的墨灵圣主,似乎对这莲花浮影,有些忌惮,已怒哮震天:“珈男~汝竟敢以愿力而向祖”珈男丝毫没有搭理盛怒的墨灵圣主,正暗自传音:“我愿留下抵抗一二,待你们进入星门后,再摧毁传送门!”“圣女!”银儿已大惊失色。而小凡则忽然将搀扶的洛羽,推向了银儿,微笑道:“圣女是伽南,又是墨灵族人,有你在公子身边更安全,也更容易破坏主阵,小凡愿留下。”“小凡”洛羽惊望着微笑以对的小凡。可小凡却说道:“奴婢是公子的剑侍,是公子的影子。光,是公子的;而黑暗,本该就是小凡的归宿。自认公子为主时,小凡便已无怨无悔。”一霎,恍惚如回归十余年前,那积雪覆盖的内室山道上。...清晰的记得,那时的自己还是少年初入宗门不久,衣摆却被一可怜的秀气道童拉扯着!惊疑回看之际,自己微笑问她:“你为何不回去已经没事了。”秀气道童面有泪痕:“洛师兄,我怕...。”少年一听,微笑宽慰:“不怕,大师兄自会处置那邹成,定然不敢再来寻你。”少年啊~本以为自己说完,这道童能有些好转。却不曾向,听到此言后,秀气道童竟摇头哭泣:“不会的,不会的!大师兄一走,他肯定还会来寻我......他会......。”说到这儿,道童似乎犹豫了起来。少年蹲下身来,将其散乱的发丝理好,随即拍了拍道童的脑袋:“那你说,想叫师兄如何帮你”道童擦去泪水,想了会儿,忽然眼前一亮:“洛师兄,你收我做剑侍吧”少年当时不过初入玄门的小白,颇为疑惑:“剑侍”道童用力点头:“恩,剑侍。也叫剑卫,小道听长老说过呢.......。”可少年啊,在听完了剑侍由来后,显然心中犹豫了。而道童则凄哀的乞求着:“洛师兄,您就收我做剑侍吧求您了...。”不等其说完,少年已站起身来,转身朝山路走去,不愿答应其请。毕竟这剑侍对他人来说,太过不公平,犹如生死在主手的奴仆。而道童,那绝望的眼泪早已顺颊而下。少年见这可怜的道童,实在害怕得紧,心有不忍。终是叹气了一声:“还愣着干嘛走啊!哎~好人就是命苦~”秀气道童一听,顿时破涕为笑,追着少年的身影而去。...居胥山巅,传送门前。往日一幕幕浮现于眼前,洛羽已是含泪不断摇头:“不...不...!”而微笑如是的小凡,那手中的幽蓝长剑,已化九十九道湛蓝的剑影流光,绽放于身后!在那剑影流光之中,还有一道幽蓝衣裳的婀娜女子曼妙幻影正御剑如煌。这微笑的妖娆女子,正是小凡的剑灵——幽蓝。此刻情况紧急,小凡对着正在不断被逼退至身旁的珈男,请求道:“公子就拜托给二位了。”珈男圣女极为理性,她自然知道,此间他们四人中,实力最强的洛羽已遭受重创,且抵抗石化,自身难保。而有能力留下,摧毁传送阵基的除了她之外,唯有剑心巅峰的小凡。因为小凡是洛羽的剑侍,剑道实力,非常人可比。若自己加持气运之力,定不是小凡的对手。而自己若留下,固然也可以摧毁传送门,绝魔头进入神罚之念。但没有墨灵族身份的她相助的其他三人,那摧毁主阵基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。毕竟洛羽如今自身难保,三人又都是人族......想到这儿,她已毫不犹豫地向着逼近的墨灵圣主,全力祭出了洗魂伞。随即,她丢下了法宝,莲步成影转身与银儿拉着大惊而呼的洛羽,向着身后传送门冲去!“小凡~!”洛羽已声嘶力竭,伸出了黑色石晶凝结、寒火缠绕的手臂。而小凡则在背后那墨灵圣主震裂洗魂伞的遮蔽下和剑轮的映衬下,泪笑着松开了洛羽的手掌,目送三人冲入传送门,同时诀别呢喃着:“公子...保重。”说罢,她已催动体内所有灵力,祭出身后九十九道剑影流光冲天而起,娇喝转身:“幽蓝,剑意流光,戮阵基!”推荐下,真心不错,值得书友都装个,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!“如主所愿~奴家领命。”霎那间,那九十九道剑影流光,竟在一蓝衣婀娜的妩媚剑灵妖娆倩影催动下,义无反顾地轰击向了传送星门下的阵基。而小凡却依旧向着墨灵圣主,义无反顾地冲去。墨灵圣主已是怒火中烧:“一介凡奴,竟敢弑圣”可话音未落,小凡那紊乱狂暴的身影竟于墨灵圣主之前,裂变...自爆!与此同时,一颗菱角打磨光滑的小白石,已在自爆余波下飞射入传送门中。此刻,传送门亦在幽蓝剑灵玉石俱焚地轰击下,彻底崩塌!巨大的爆裂光华,正伴随着魔主的暴怒嘶吼声,耀射居胥山巅,令百丈之外不知所以然的众九州卫惊疑失色。轰隆隆~传送门爆裂的气浪余波竟至数十丈方圆,掀起滔天血雨罡风,让人为之心惊胆战。...传送通道内流光如华彩飞梭,洛羽正在珈男与银儿的拉扯下,极速穿梭。他背对前方,而望越来越远的极亮入口,任他如何声嘶力竭的呼喊,在这传送空间中,也听不得半点声音,一切如静。忽然,他只觉神识一颤,体内气血翻滚,犹如被生生斩落心房一般刺痛,口中殷红的鲜血喷溅而出!随即,一颗小白石竟破空而来,遁入其正在隐隐凝结石雕的火手中!在愣了不到一息后,他已横泪无声地仰天嘶吼。霎那间,浑身寒火四溢喷张,四肢石甲纷纷染血破碎四散一空...随即三人便被极亮的传送出口华光遮蔽...与此同时,千山域海。北方千山界力光柱齐鸣,山海结界恢复,银染蓝光浮网耀北方虚空。那百丈高的界力屏障已如天堑一般,凝实浮动于千山之间,横陈于横尾山之巅,绚烂无比。千山域海,结界恢复,大战结束。此刻,正守在居胥山百丈外的九州卫们,根本不知道山巅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他们只知,那爆裂的气浪画面,像极了先辈们形容的封狼居胥,传送门被破的壮丽景象。此刻,他们正在望眼欲穿的焦急等待,等待青云翘楚凯旋而归。不久后,一满身伤横、手撑双刃的浴血身影,慢慢地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。除此之外,竟然再无他人!一时间,众九州卫如坠冰窖...。...一个时辰后。大大小小的飞艘,正在巨大的六翼龙艘引领下,飞跃千山,向着北方而去。玉障站立龙艘高台之上,俯瞰千山之下那一道道百丈高,妄图阻截邪众的界力屏障,他那看似疲惫的面容下,嘴角竟微微翘起!...五行宗,供奉宗人命简的大殿内。咔~忽然传来了清脆的碎裂声!不多时,便有一惊慌的小道童冲出了大殿,他踉跄着向外奔驰疾呼:“不好了~!不好了!宗主剑侍,小凡师叔命简碎裂哪...”留守宗门的弟子们,闻之无不大惊失色...!...山海结界恢复,千山无忧。此刻的居胥山巅,正有一位黄发金须的邋遢老头儿,站在残破的山巅上。他扫视着一片狼藉的山巅,目光跃过那破损的洗魂伞,最终看向了眼前的丰碑,苍容似神伤,口中沙哑声喃喃而念:“...戮励后世来者,勿忘青云之志。道炁长存,天地浩然...哎~”说着,他捡起了一把正斜插在丰碑下的幽蓝断剑,回看那尽毁的星门阵基呢喃着。「年少无畏身无悔,叹鹄惊鸿起高飞;花无蕊,西风吹,何惧血雨洒轮回饮罢觚酒云中碑,定踏此山荡青魁。此志宏天悲地,飞腾青云之上,令人嘘唏...。」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注:此卷《青云志》至此结束,下一卷《极乐净土》即将开启,敬请期待,明日更新。诸位道友若是喜欢《浑天计》,还望多多支持与推广,共行山海世界,谢谢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